趣史|真实存在还是纯属巧合?

最近,一部名为《御赐小仵作》的小成本古装剧悄悄出圈,成为上半年网剧界的一匹“黑马”。首先,这个剧名就挺迷的,仵作竟然还有御赐的?更迷的是,竟然有神通广大、断案如神、堪称“唐代版宋慈”的女仵作?

其实,在如今各种古代断案题材的电视连续剧中,我们时常能听到“仵作”这一称谓。他们可以在高度腐败的尸体上凭借尚存的骨骼和毛发,推断出死者的性别、年龄、职业等;他们可以判断死者生前是否属于某类毒物中毒而死;他们凭树枝上不起眼的小小一滴血,便推断出死者不是自杀,而是被人谋杀后,蓄意制造的假象……古代仵作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历史上真正的仵作又是什么样的呢?

宋慈像

“女仵作”或许有,千里迢迢去长安“考编”不可能

《御赐小仵作》的故事背景设定在唐中晚期,剧集一开始讲的就是来自黔州仵作世家的少女楚楚,为实现梦想独自来长安闯荡,参加仵作遴选考试。

其实,唐代根本还没有“仵作”这一称呼。从现存世的文献中来看,五代王仁裕《玉堂闲话》首先出现“伍作”,宋初《疑狱集》最早写为“仵作行人”。虽然不叫“仵作”,但古代很早便有了从事尸体检验工作的人,称为“牢隶臣”。

最早的验尸记录,载于睡虎地秦简中的《封诊式》,反映了秦代法医学的高超水平。当时称现场勘查为“诊”,由县令派出的“令史”和“牢隶臣”实施。“牢隶臣”在战国时代普遍存在,是劳役刑的一种。《封诊式》记载,要详细了解案情、记载尸体场所、尸体位置、尸体与环境的关系、血迹、工具痕迹、有关物证。可见今天所采用的勘查方法,早在秦代就已初步形成了。

尸体检验方面,详细记载了两个案例,一是他杀,一是缢死。对他杀案,文中描述了损伤的性状、衣服破损与肉体损伤的关系,以及凶器推断。对缢死案例,记载了绳索的性状、系颈的方式和悬挂的情况,并提出了自杀吊死与他杀吊死的区别。尸体检验完成之后,必须提交书面报告,称为“爰书”,相当于今天我们所说的法医鉴定结论和现场勘察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这则记载中还提到了“隶臣妾”,主要负责女性及胎儿的检验,所以电视剧中出现的女仵作,在历史中也是很可能的。

由于检查尸体是件很辛苦的事,而且古代的封建思想严重,因此仵作在古代都是由地位低下的贱民担任。从事仵作一职的人,其子孙三代都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所以仵作和刽子手一样多为世承职业,在当时倍受歧视。剧中将仵作作为家传行当的这个说法,倒也合理。那么,仵作行当本身有考试吗?答案是——并没有。在清代之前,仵作行列都只有民间身份,政府不予录用。既然仵作并非政府职务,所以也不存在开头出现的楚楚千里迢迢去长安“考编”的情况。

仵作本源于卖棺屠宰之家,《无冤录》中记载:“其仵作行人南方多系屠宰之家,不思人命至重,暗受凶首或事主情嘱,捏合尸伤供报。”可见,当时社会对仵作的认识还是带有很深的偏见的。宋代人王君玉更是直接将“暑月仵作、世代劫墓、行法侩子”归为“恶行户”一类。

五代时期,民间仵作已形成初具规模的职业团体,活跃在市井之中,他们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丧葬事宜,或置办灯烛纸马,或殓尸梳妆,或指挥调度,稍有积蓄的还经营着棺木生意。和死人打交道的经历多了,参与司法询问调查也是正常的。不过他们只是在官府需要时,才协助验尸、验伤。

宋代的尸检正面人形图

一直都是“临时工”,清代才有官方认可身份

宋朝是我国古代法医学高速发展的时期,宋朝法律明文规定,检验之官“州差司理,县差尉,以次差丞,薄监当,若皆缺,则须县令自行”。而实际的司法勘验现状却是,州县的刑事官吏常常不愿意亲临检验,用各种借口推脱并委托给巡检。在这样的契机下,仵作更深入广泛地参与到司法勘验中来。仵作行人并非“公人”,但已经成为检验工作人员中的固定组成部分,行业里德高望重者作为行首,主事者在民间则被称为“团头”。行人要听从检验官的指挥,清洗尸体,涂抹酒醋,大声报告尸象给检验官和在场人员听,并要在勘验文书的末尾“仵作人”处签名作保。

从现代意义上来说,仵作顶多算作“法医助理”,也相当于现代的半个法医。而真正古代的法医或者说是验尸官,同样要学很多知识,翻弄、解剖尸体那不是他们的工作,这项工作是仵作做的,他们顶多是从旁指点仵作怎么去翻弄、怎么去解剖,从而得到验尸结果。比如出现在各种古代断案电视剧中的宋慈,他可不是一般的仵作,曾四次担任南宋省一级的司法官——提刑。电视剧里宋慈经常奔赴各种案发现场,其实以他这么位高权重的职位来说,一般根本用不着亲自动手的。

宋慈根据自己的多年断案经验,博采近世所传诸书如《内恕录》《折狱龟鉴》等,写成《洗冤集录》,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医学专著。清同治六年,这本书传入西方,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对推动世界法医学的发展起到极为深远的影响,宋慈因此被西方人称作“法医学之父”。

《洗冤集录》问世后,立即被颁行全国,成为宋朝以来历代刑狱官办案必备的参考书。从事司法检验工作的官吏、仵作,大多会随身携带一部线装《洗冤集录》。清朝每个州县招募仵作学徒时,《洗冤集录》是必不可少的教科书,由上级主管“为之逐细讲解,务使晓畅熟习,当场无误”。若在检验尸伤时遇有疑难,就打开来向它寻找解决的办法。因为宋慈的努力,仵作被逐步提升为案件侦破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到了元代时,官署修改了宋代检验官躬亲检验方式,规定案件均由检验官躬亲监视,只让仵作验尸,且由仵作出具保证书,这在我国法医检验史上又是一个大的变化。直到清朝雍正年间,仵作才成为一种政府设置的专门负责验尸的“衙役”,获得了官方认可的身份,有了招录、培训、考核等具体的管理制度。在明清时代,对仵作的责任和处罚作了更进一步的规定,仵作和具体参加检验人员,检验不实,杖八十。工食按照衙门里最低级别的皂隶标准发放,正式仵作“给发工食月各一两,如三年无过月各二两”。可以看出,虽然相比前代,这一时期仵作的社会地位稍有提高,但薪酬仍然是衙门的最低标准。

虽然历代正史少有对仵作的记录,但民间的笔记小说却有不少描写,只是形象都不怎么好,比如仵作匿伤不报、受贿误验,还有就是教唆他人用榉树皮伪造淤青伤痕、皂矾五棓苏木制造浅淡青红伤等等。这一职业身份特殊,且常年与尸体打交道,在古代封建传统的思想环境中,自然很难受到人们的正眼相待,也始终保持着较为低下的社会地位。

验尸需在午时,口中含姜可以抵御尸臭

剧中有不少验尸细节都有据可循。比如楚楚一出场就展示了她的验尸“百宝箱”,又比如将醋浇在火上,形成蒸汽,用作祛味。古代仵作都有自己的工具箱,里面工具一应俱全。有掘墓用的折叠锄头和铲子,有用于抵御尸臭的布条、蒜、姜和醋,将蒜和姜捣碎混着醋揉在布上,再蒙住口鼻,虽不好闻,但可以抵御尸臭和疫病。还有一个皮褡裢,里面有精铁打制的各种小刀、小锤、小锥子,用于解剖尸体身腹。

关于口中含姜可以抵御尸臭这点,在宋慈《洗冤集录》“验坏尸体”节也有提到:尸首变动,臭不可近,当烧苍术、皂角辟之;用麻油涂鼻,或作纸捻子揾油两鼻孔,仍以生姜小块置口中;遇检,切用猛闭口,恐秽气冲入。大致意思就是先把苍术、生姜烧了,再涂油防止吸入毒气,然后吃姜预防。

仵作验尸是有一套既定的流程的,不管是验尸时间、验前通报,还是现场燃香等都有一定的规矩。至少,验尸需在午时阳气最盛之时,不能单独操作,必须有检验官在场监督等。

以宋朝为例,通常尸检的步骤为:在天色晴朗明亮的白天,在平整光明处先初步检验,然后用温水清洗尸身,用酒醋涂抹身体,以使不明显的伤痕变明显。对于无名尸体要着重疤痕、瘀斑、文身等个人特征的检查。检尸官要亲自检验尸体,仵作配合进行,如果发现尸体上有损伤就要求仔细量长阔、深浅、大小,并让仵作当众大声宣布;如果无异常,则由仵作按照尸图标注部位顺序宣布某部位“全”,比如“囟门全”“额全”等,最后定致死的原因。全程要在死者亲属、百姓甚至嫌疑犯面前进行,以示公正。相对于保护现场,古代对于程序的公正性似乎更为重视。

这部剧中出现了不少著名的尸体检验方法,比如以蒸尸体配以白梅饼的方法去浮现骨伤。这种方法记载于《洗冤集录》中:验尸并骨伤损处,痕迹未见……或更隐而难见,以白梅捣烂摊在欲见处,再拥罨看。犹未全见,再以白梅取肉加葱、椒、盐、糟一处研,拍作饼子火上煨,令极热,烙损处,下先用纸衬之,即见其损。

又比如《洗冤集录》中的“红油伞遮骨验伤”法,提到将尸骨用酒糟和醋冲洗后放在油纸伞下,便能发现伤痕。“若骨上有被打处,即有红色微荫,骨断处其接续两头各有血晕色。再以有痕骨照日看,红则是生前被打分明。骨上若无血荫,踪有损折乃死后痕。”这其实是运用了光学原理。因为不透明物在阳光下所显示的颜色是有选择反射的,油纸伞遮挡可以吸收部分影响观察的光线,从而容易发现伤痕。这一原理如今依旧在法医检验时使用,只不过古老的油纸伞遮光换成了紫外线照射罢了。

更令人惊叹的是,《洗冤集录》中多处提到要用酒糟、醋、白梅、五倍子等清洗伤口,这种做法有利于防止细菌感染,保护伤口原貌,十分符合现代科学理论。

供图/小小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陈品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趣史|真实存在还是纯属巧合?
  • 和妈妈爸爸很像,小小年纪就有高颜值的尹尚贤女儿

    윤상현·메이비 부부의 첫째 딸이 방송 첫 출연 만에 랜선 이모·삼촌을 대거 양성했다.尹尚贤和MayBee夫妇的长女在节目首次出演就吸引了一大票网络姨妈和叔叔。지난 11일 방송된 SBS '和妈妈爸爸很像,小小年纪就有高颜值的尹尚贤女儿

  • 偶然看到这首歌,可乐––赵浴辰

    可惜在遇见你那天你并不快乐可能是因为我们相遇的太晚了可是我要走了可温暖要走了可否有另一个我在你身后给予快乐可当我牵着你的手傻乎乎的乐渴望的爱情终于在我生命出现了可时间倒数了可你的答案停住了可想到你的脸偶然看到这首歌,可乐––赵浴辰